“我母亲是扶贫工作队队长”

发布时间:2020-01-26 09:24:18

原标题:“我母亲是扶贫工作队队长”

去子洲县高坪乡吴塔村的道路是如此的颠簸、漫长,车窗外尘土飞扬。经过近两小时的车程后,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

我的母亲是子洲县水务局水政水资源办副主任吴丽萍。母亲主动要求驻村扶贫,而且特意选择了最偏远、条件最艰苦的贫困村。我带着好奇和不解,走进母亲口中的第二故乡——她心心念念的扶贫阵地,我想了解并弄明白母亲为何忙得不能参加我的大学毕业典礼。

村党支部书记热情地把我和母亲迎进办公室,便开始跟母亲谈开了扶贫工作:哪家贫困户的房子有裂缝了需要上报、哪家贫困户的孩子考上协管岗位需要登记、哪家贫困户的老人生病要报销医疗费……母亲一边听一边记,时不时地询问着,根本没理会一旁她的宝贝女儿正蹲在墙角,脸色煞白,胃里翻江倒海。

“哎!你这女娃娃可不敢碰这纸箱箱!”旁边一名约70岁的大爷急忙把一个纸箱子从我脚边挪开。

“老吴给你送鹅蛋来了,知道你今天来,老人家早早就在这里等你了。”村党支部书记对母亲说。

听完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谈话我才知道,“老吴”是母亲帮扶的3户贫困户中的一户。他的儿女常年外出务工,而且吴爷爷患胃癌已经10多年了,家住在村里最高处,交通不便,吃水困难,是典型的贫困家庭。母亲每次回村都先去看他,每次都会带一些生活的必需品。老人家养两只鹅,总是把鹅蛋攒下送给母亲。一开始,母亲总是坚持不要,但每次看到老人家的那种坚决,于是便象征性拿几个鹅蛋,走时,又悄悄把一百或五十元钱塞在他家的被褥下。

母亲帮扶的另一户贫困户老马,是一位孤寡老人。随母亲走进一孔旧窑洞,里面很暗、很拥挤,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可炕台上一个明晃晃的水杯子却是那么显眼,这不是父亲一直舍不得用的那个杯子吗?明白了,是母亲送马爷爷了。她不仅经常把家里的水杯、电饭煲、手电筒送给有需要的贫困户,还把我送父亲的能测血压的手环以及出差回来带给我和弟弟的糖果糕点,都送给了贫困户。

当天村里有庙会,很热闹。母亲帮马爷爷收拾好锅台,便扶着老人家走出窑洞。走进戏场,母亲边陪着他听戏边嘘寒问暖,了解老人家的近况。不一会儿,村党支部书记骑着摩托车来找母亲了,他们还有很多事要谈,母亲给争取来的体育设施还没来人给安装,需要再协调;饮水工程项目还需要同县水务局协商……母亲这么忙,我发现到目前她还没顾上喝一口水。

此刻,我不再去抱怨她的“不陪伴”和“不关心”,我读懂了母亲。母亲,您是我的骄傲。

来源:榆林日报

责任编辑: